您的位置:首页 > 财经频道 > 国际财讯>正文

中国货币政策效应复苏

时间:2019-01-10 09:13:48    来源:中华新闻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 字号:TT

华语社:胡月晓称降准带来市场利率下行趋势将得到市场确认,因此股市估值中枢将提高,股市持续上扬的空间将进一步被打开,对债市更有直接推动作用。

2012年后,中国的货币政策效应被认为转向了实质中性:货币和信贷的扩张和增长,对经济的拉动作用下降。从中国货币变化和经济运行的实际表现看,货币中性不仅是货币和经济间的相关性下降,而且带有明显的棘轮效应——货币扩张对经济的激励作用下降,但货币下降却能带动经济回落。2012-2015年间,中国货币增长基本维持在12-14区间运行,但作为经济增长第一动力的投资却持续下降,从20下降到10;2016年后,中国货币增长在“去杠杆”作用下缓慢下行,给投资增长带来了很大压力,投资增速也跟着进一步下降到6下方。

货币政策效应的变化,在宏观经济上的表现就是资金“脱实向虚”,如果从金融上找原因,那就是资金短期化。金融短期化的发展,使得资金堆积在金融领域内部,集中在金融体系内部循环,而不能渗透到实体领域中去,从而使得货币扩张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下降。

为扭转资金“脱实向虚”的现象,货币当局采用了“双管齐下”的对策:一方面强化监管规范,压缩资金空转空间;另一方面采用定向调整的结构化政策,通过针对普惠金融的定向降准、PSL等措施,将资金直接注入实体领域。2018年后,货币当局通过降准+置换的组合操作,实现了“收短放长”的扭转操作,有效改善了货币结构,使得金融短期化现象得到持续缓解,金融对经济的支持作用呈现了恢复性增强现象。2016年后,尽管货币增长仍然表现为稳中趋降,但工业经济呈现了显著的见底走平特征。2018年,中国经济增长受基建投资受政策影响(PPP库存项目清理)临时性停滞,运行有所放缓,但货币结构改善对经济的支撑作用增强之势,也已呈现了越来越明显态势,货币平稳中经济运行的金融约束逐渐弱化。

显而易见,为维持中性货币环境,基础货币仍需维持一定的增长,由于国际经济、金融形势的变化,外汇占款变动带来的央行报表收缩效应较大,为对冲外汇占款变动和自然增长需要,央行需通过不断扩张新工具规模以维持基础货币的适度增长。然而,新货币工具与外汇占款相比,基础货币投放本身就带有成本,新工具在基础货币投放渠道中比重的增长,客观上不断推高了基础货币的整体投放成本,从而抬升了市场利率水平。由于降准释放的资金是无成本的,因此,“降准+置换”的组合操作,相当于隐含降息。

2018年后,央行“收短放长”的行为改善了货币结构,显著降低了准备金市场的利率,在准备金供求平稳情况下,储备货币中低成本货币比重的上升,有效压低了货币市场利率。2014年后,中国基础货币增量日益转向PSL、MLF等主动投放工具,这类工具的特点是先天带有成本,如当前MLF1年期的利率为3.3。本次降准置换的1季度到期MLF规模为1.205万亿,这些MLF的期限均为1年,按此测算,置换将使金融机构每年减少近400亿(12050*3.3%=397.65)的利息支付,扣减每年的存款准备金利息收益(12050*1.62%=195.21),金融机构每年将因此节省利息净支出202.04亿。

更为重要的是,降准释放的准备金是商业银行长期可利用资金,而置换出的MLF是1年期的。准备金期限的变长,将显著增强商业银行经营的稳定性,降低长期限资金的利率。利率体系中长端利率下降,更有利于利率曲线高度下降,对投资的作用也更为直接和明显,从而更有利于增强经济长期增长能力。FT中文网(编辑杨志强)


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
相关新闻
网友评论
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
用户名:
密码:
验证码:  
匿名发表